德育园地
师生共享
校本社团
消防安全
禁毒教育
中国禁毒展览馆

禁毒教育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德育园地 » 禁毒教育

【认识毒品 远离毒品】新型毒品“攻心”易吸难戒

2009-12-24 14:38:13 点击数:

新型毒品“攻心”易吸难戒

  5月19日凌晨,北京。知名歌手满文军夫妇在当地一迪吧包房内吸毒被警方查获。经调查,满文军尿检对苯丙胺类毒品和氯胺酮类毒品呈阳性,吸食了冰毒和K粉,满文军因此被行政拘留14天。据北京媒体报道,6月2日满文军之妻李俐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遭警方刑事拘留,并由警方向检察机关提请批捕,罪名是涉嫌容留他人吸毒。

  6月3日上午,武汉。工人周凯持枪闯入武汉大学行政楼,劫持秘书处主任,后被警方击毙。尸检结果显示,他在劫持人质前曾有吸毒行为,警方随后又在其家中搜出200多颗麻果。

  两个月内,两地三人,尽管一对富贵逼人,一个籍籍无名,但都是冰毒、K粉、麻果这类新型毒品的门下之徒,而最后的下场同样令人扼腕叹息。

  交友聚会来几颗——新型毒品几成新锐社交工具

  6月17日,记者来到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新型毒品治疗病区,看到5名因吃麻果导致精神疾病的患者正在住院接受治疗。统计显示,自2007年7月该病区成立至今,已收治这类患者1100名,且呈快速递增趋势。

  该病区主任张尧说,2003年新型毒品初现江城,至2005年底一共也只遇到60多例。但到2007年仅上半年就超过40例。病区成立后,月均收治患者30多例,最多一日竟有7人同时入院。张尧说,与满文军情形类似,他们几乎全都是在社交场合接触新型毒品,继而上瘾。

  26岁的武汉伢舒昊(化名)吸食麻果、冰毒已3年。张尧与其家属谈话时,记者从旁得知,3年前他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首尝麻果,开始一周一次,每次半颗,慢慢地每周要吃两三次,每次一颗。

  去年开始,舒昊一天都离不开麻果,一次竟一天内连吃10颗。麻果对他身心毒害逐渐显露,他的体重半年内下降了15公斤。今年5月,他变得多疑,怀疑路人都是跟踪自己的便衣,随身常带三把刀“防身”,甚至拆掉家中电视遥控器找“监视器”。家人不堪其扰,只得强行送医。

  随着这类患者的增多,张尧越来越忧心:“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,新型毒品已经渗透进日常社交的每个毛孔,生日聚会、发奖金、升职、回国探亲、老友聚会、商业招待等,都能看到麻果们的毒影。”

  新型毒品俨然成为时下流行的社交润滑剂,甚至被视作“正常消费”。最可怕的是,相对于吸食群体总数,入院病例仅是冰山一角。据介绍,吸食麻果后95%的人并无症状,而剩下的5%中接受治疗的仅占1/10。

  针对这一日益膨胀的社会毒瘤,武汉市公安局今年3月起,专项整治吸食新型毒品较集中七类社交休闲场所:小型卡拉OK厅、酒吧、招待所、宾馆、商务酒店、出租屋、桑拿洗浴场。

  3月21日凌晨,武汉警方夜查上述场所,仅一晚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7起,收缴麻果、冰毒、K粉等新型毒品910.5克,抓获涉毒人员200余人。

  嗨不怕怕不嗨——新型毒品衍生出了“嗨班子”

  采访中记者得知,武汉人将吃吸食新型毒品的人群统称为“嗨班子”。到底哪些人是班子成员,他们为什么会把毒品当做交际或消遣的重要工具?

  张尧描述,嗨班子以男性居多,大多数是20至50岁的青壮年,从事工作五花八门跨度颇大,既有白领、商人、大学生、自由职业者甚至街头混混。

  而武汉警方则将班子成员细化成四类。第一类社会闲杂人员、混混,今朝有酒今朝醉,在毒品带来的虚无快感中寻找寄托。他们是嗨班子的主力人群;第二类是四五十岁的成功人士,事业有成后想花钱找回年轻活力,或者寻求刺激和精神的放松。这类人是消费新型毒品的金主,一晚上可烧掉一两万;第三类是家境较富裕的80后,其中不少是第二类人的后代,没有生活压力,平日互相请客打发时间;第四类人是公务员,受邀偶尔吸食。这四类人中,新型毒品最易俘获第一类,再逐步向第二、三、四类人群,甚至大学生、商人等其他社会阶层扩展。

  专家认为,麻果等流行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嗨班子对其危害认识不够。他们普遍认为新型毒品与海洛因不同,没有躯体不适,因此“不会上瘾”,而所谓心瘾在自我可控范围之内,可放心吸食。

  而警方难以对嗨班子实施法规管理,也导致了眼下“摇头万岁,嗨药无罪”的怪现状。据法学专家称,中国刑法已将新型毒品纳入打击范畴,但新型毒品的量刑尚无明确规定。

  司法实践中,各地政法机关处理新型毒品犯罪时,成瘾标准等模糊不清,无法对成瘾者实施强制戒毒等有效约束。据了解,武汉市吸食新型毒品一般只能行政拘留15天,或处以两千元左右的罚款。

  先成瘾后疯魔——“新毒”之害猛于“旧毒”

  临床中,张尧碰到经常遇到焦急的家长询问,儿子经常吃麻果、冰毒,并辩称这东西纯属好玩,不像白粉会上瘾。“他们中很多人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子女说的是真话。”张尧摇摇头。

  与新型毒品相对,海洛因被称为“老式毒品”。多年宣传下来,市民对其危害了若指掌,但也不自觉将毒品定义为海洛因,认为只有出现它那样的成瘾症状,才算吸毒、上瘾。

  根据国际禁毒委员会释义,麻果等和海洛因一样具有强烈成瘾性,都被称为毒品,只不过上瘾形式不同。海洛因以躯体依赖为主,吸食后的第二天停吸就会引起躯体戒断症状,如全身疼痛、流发抖泪、抽筋等;而新型毒品主要是心理依赖,如脾气暴躁、焦虑、注意力不集中等,且吸食一两年后才会逐渐显露。

  张尧肯定地说,尽管心理依赖的隐蔽性强,不易发觉,但危害更大。实验室里,小白鼠吸食一次麻果,神经损害长达18个月,而82%的麻果滥用者即使停服8年至12年,仍会残存精神病症状,一遇刺激便会发作。

  海洛因仅仅伤身,新型毒品直接“伤心”!它们通过中枢神经系统起效,这一系统若长期受毒性损害就会导致精神症状。日本新型毒品尤盛,其住院的精神病患者中约20%是因吸食新型毒品发病。而张尧十余年来接触的两三万海洛因吸食者中,出现精神症状的不足0.1%。

  新型毒品不但严重破坏生命质量,更大大缩短生命长度。张尧有一个临床印象,上世纪80年代吸食海洛因的瘾君子中至今仍有存活病例,但如果他们每天吃麻果等,很难坚持上十年。

  美沙酮救赎海洛因——新兴毒品尚无特效药易吸难戒

  据武汉市警方通报,自2005年底开始全市海洛因类吸毒人员首次呈现负增长,取而代之的是新型毒品的吸食人数、市场份额的快速递增。

  目前戒除海洛因已有“特效药”,运用美沙酮维持治疗,瘾君子长期或终生用药就能有效控制其滥用毒品。而新型毒品尚无此类“特效药”,只能在封闭的住院环境做保护性治疗。

  专家说,这类治疗一般在45天左右,治疗项目包括脱瘾、健脑、抗精神病治疗、行为及心理治疗等。但治疗效果不容乐观,中枢神经细胞变性、坏死的细胞不可恢复再生,上述治疗只能保护现存细胞。

  心瘾更难断。据新型毒品治疗病区两年内出院随访显示,半数患者会复吸麻果,而80%的患者会复吸K粉。而该病区医生同时发现,这些患者中30%患有前列腺疾病,心脏、肝脏、肾脏功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,而K粉则会导致鼻粘膜溃烂穿孔、呼吸道疾病及胃炎。

  记者随后走访多家医院相关科室,发现因吸食新型毒品出现不适的患者,几乎不会也不愿将真正病因告知医生,无法明晰病因,病情迁延难愈。

  专家呼吁,以上种种特性说明,戒断新型毒品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,“没有开始就没有危害”。
 


友情链接:三峡宜昌网中国宜昌网

© www.5555dhy.com 版权所有2013-2020 鄂ICP备05010659号-1
师风师德举报邮箱:dc@jdfschool.com
Email:office@jdfschool.com 电话:0717-6919738   后台管理   办公OA